司法实践中

2020-01-26 02:51

司法实践中,对于酒后驾车肇事后逃逸,一段时间后再投案自首,如果有其他确实、充分的证据证明肇事人系酒后驾车,例如有人证可证明肇事者饮酒或肇事后身上有酒味等,经庭审举证、质证后予以确认。

昨天中午,经三门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,免去徐伟晖县审计局党组书记职务,同时建议县人大常委会免去其县审计局局长职务。

对于这样的处理结果,事故死者家属仍然表达了一个疑虑:徐伟晖是在事故后8小时才在警方的敦促下投案自首的,投案时检出的血液酒精含量应该比肇事时低很多。如果案件进入诉讼阶段,会不会影响到最后的量刑?

昨天,本报记者咨询了浙江台温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春晖,他也一直关注着这起案件的最新进展。

其实,酒后驾车肇事后,最有利的选择是及时自首。因为酒后驾车是酌定从重处罚情节,逃逸是法定加重处罚情节,肇事人为了逃避“酒后驾车”的酌定从重情节而造成“逃逸”的法定加重情节,可谓“得不偿失”。□记者 李攀

郭春晖说,理论上,血液酒精浓度在酒后1.5小时后达到最高值,之后就慢慢降低。但酒精检测报告并不是认定酒后驾车的唯一证据。

据警方查明,事发当晚,徐在三门城关某酒店参加了朋友家宴,19时50分许,酒后驾驶私家车,沿湫水大道方向行驶,20时许,行至湫水大道与广场路红绿灯处,追尾撞上前方同向行驶的一辆两轮电动车,造成电动车上母女两人一死一伤。

昨天,三门警方通报了案件的最新进展:经过台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测,徐伟晖投案时刻取样的血液酒精含量为59mg/100ml,达到了酒后驾车标准。

LINKS